正文卷 第231章 劍道大成,可以誅仙了

    羽塵驚訝得問道:“這是”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魔女微笑說:“這是白鶴劍擁有了缽金的特性,能夠任意變化!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接著魔女又命令說:“好了,白鶴劍你變回來吧!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白鶴劍這次沒猶豫,立刻變了回來。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魔女又對羽塵說:“它還具備的神珍鐵的特性。白鶴劍,給我變到最重!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白鶴劍身上散發出陣陣光芒,進行了變化。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表面雖然沒有任何變化,但是卻有了幾千斤的重量。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魔女將白鶴劍遞還給羽塵:“你試試!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羽塵取過來掂量了一下,白鶴劍竟然真的變成了重劍,沉甸甸的。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進化完成的白鶴劍能夠從輕劍和重劍狀態隨意切換。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輕劍狀態下快如閃電,重劍狀態下重如泰山,威力巨大。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羽塵將白鶴劍拿在手中,揮舞了幾下,確實有些重。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他隨意得抖了個劍花,只聽‘轟’得一聲巨響。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眼前的一棟木屋瞬間被帶著閃電的劍氣切成了無數小塊,掉落在地上,焦黑一片。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羽塵沒摸透白鶴劍的威力,一時沒把控好力道,差點失控了。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羽塵自己也被這巨大的威力驚得不禁愣了愣:“這么強?”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他又嘗試著和白鶴劍意念相通,通過潛意識來操控白鶴劍。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變輕!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重愈幾千斤的白鶴劍瞬間變得和普通兵刃一般輕巧。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羽塵覺得很是有意思。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白鶴劍同時擁有了缽金和神珍鐵的特性。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缽金可以變化成任何武器,而神珍鐵則能輕能重,能大能小。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同時內里鑲嵌了補天石,擁有了巨大的威能。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羽塵也不想毀壞建筑物,便和魔女一起去林子里隨意找了個偏僻的角落試劍。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在一片原始森林中,羽塵傲然而立,閉著眼睛慢慢體驗著這新生白鶴劍的巨大威力,以期將來能好好掌控它。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只見羽塵的身影幾乎完全融于天地靈氣之間,實力早已不可同日而語。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濃郁的天地靈氣化作點點螢火包裹著羽塵的身體。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這是天地靈氣極其濃郁時的情形。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羽塵雖然因為自身靈根的問題,無法容納太多的靈氣,但他漸漸已經懂得如何借用天地之勢。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讓天地靈氣聚集在自己周身,形成一層又一層的劍陣,密密麻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突然,羽塵拔劍。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劍氣掠過之處,無數樹木瞬息爆裂炸開。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一波又一波的劍氣如同潮水一般涌出,摧毀著周圍的樹木。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一浪猛過一浪。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隨著大片樹木被切成了碎片,整片空間猶如汪洋海浪,只剩下蛛絲一般的劍氣。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無數劍氣如同蛛網一般縱橫交錯,形成可怕的殺陣。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正是羽塵的成名絕技,白鶴劍陣。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普通人若是敢擅自走入,瞬間就會被切成無數碎塊。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已經夠霸道了,可以對付天仙以下的強者,但對付天仙以上還不夠,天仙有可怕的仙力防御,該如何攻破仙力防御?”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羽塵此時已經開始將天仙以上的大能作為假想敵了。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閉著眼睛苦思冥想。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像柳土獐和白玉蟾這樣的天仙,他們身法、速度都不如自己,奈何他們有浩瀚的仙力作為防御。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第一次擊敗黑暗柳土獐,靠的是魔女的腐蝕性魔氣。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第二次擊敗吞天蟾蜍,靠的是投機取巧,激發了它的自毀裝置。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但事情不可能每次都那么幸運。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人一定要靠自己。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下次再遇到天仙級別的人物,一定得靠自己的實力擊敗對方才行。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如今自己有了破防極強的白鶴劍,距離擊破天仙的仙力防御,還剩下一步。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這一步該如何走?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羽塵持劍而立,閉目沉思,一動不動,像一尊雕塑。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魔女則靜靜得在一旁看著,沒有去打擾他。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突然,天空下起了漂泊大雨。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嘩嘩嘩,魔女有魔氣護身,自然不會被雨水淋到。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而羽塵也是一樣,他有劍氣護身,雨水落到劍陣之內,立刻就被劍氣切割蒸發了。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諾大的一個白鶴劍陣,就如同無數劍氣組成的氣場,阻止一切事物入內。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然而,就在這時候,羽塵突然撤去了白鶴劍陣,將所有散步在周圍的劍氣全都收了回來。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任由雨點灑落在自己身上。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一旁的魔女雖然覺得奇怪,但也沒有多管閑事。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因為她已經察覺到羽塵正在厚積薄發,將平常的見識見聞積累到一定程度后,即將突破。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魔女嘴角帶著恬靜的微笑:“這渣男運氣真好,劍道的境界又要突破了!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羽塵耳中聽著雨水,滴落在地面的聲音,閉著眼睛開始在玉中下施展起了劍法。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劍法時快時慢。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時而蘊含無盡的愛意。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時而如同泰山壓頂。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時而又是一將功成萬骨枯,一片尸山血海的景象。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這是羽塵通過劍法,將自己的一路所見所聞表達出來。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都說修行者閉門造車,永遠無法真正獲得大道真諦。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只有云游四方見識過世間炎涼冷暖后,才能悟出道之真意。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嗆”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羽塵的劍勢再變,變得像是一滴不起眼的水,普通的不能再普通。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同一時間。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天空的雨云散去,雨也不再下了。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但是,羽塵周圍卻忽然憑空出現了雨水,大量劍氣竟然凝聚成凝聚成了雨滴。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不斷的下著,雨一直下。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雨水滴落在地面上,就像是隕石落地一樣,深深陷入滴落,炸出一個諾大的坑洞。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這……”魔女的丹鳳眼瞪得老大:“不會吧,他竟然把劍氣壓縮成了液體。真是個妖孽。僅僅是個凡人都那么強了,若是將來有一天真的成仙或成魔,那還不得把天捅個窟窿?”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羽塵停滯已久的劍道積累,終于在這一刻發生了質的突破。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羽塵的劍式原本有兩式。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第一式:奧雪沉舟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第二式:風過無痕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后來又因獲得偽靈根,導致黑蓮加身,于是便有了第三式死亡劍式:黑蓮葬月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如今,羽塵已悟出了他的第四式劍法。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第四式:水滴石穿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其靈感來源于這場大雨。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水滴的力量雖弱,但卻能慢慢得把堅硬得石頭滴穿。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凡人的力量雖然無法撼動神仙,但是集細微的力量也能成就難能的可怕的威能。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當石頭發覺事情不對勁時,水滴已經將它穿透了。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當神仙發覺事情不對勁時,羽塵已經把他干掉了。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突破后的羽塵睜開眼睛,手中長劍緩緩遞出,刺向遠處的山壁,威力時剛時柔。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但當羽塵的劍鋒刺入山壁中時,突然間所有的劍氣全都爆發了出來。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液體的劍氣不斷得沖擊著山壁。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轟、轟、轟……”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驚天動地,爆裂之聲此起彼伏。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一滴水滴入,就會產生劇烈的爆炸。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爆炸開后,液態劍氣化為氣態,仍然在瘋狂向里透。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一爆、二爆、三爆、四爆。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爆炸和劍氣的沖擊的方向只朝著一個點沖擊。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終于厚重的山體,被羽塵一劍穿透。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而被洞穿的劍孔只一個銅錢大小。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羽塵收劍入鞘,微微點頭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此等威力,可以誅仙了!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http://www.cwenah.tw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翻下頁        加入書簽        返回首頁

福彩北京快乐8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