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領主 第299章 遭遇

    “艦長,喝杯熱茶!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接過助手遞來的茶杯,這艘偵察艦的艦長輕輕抿了一口,感受著舌尖炸開來的苦澀,感覺精神瞬間好了許多。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長期緊盯著屏幕,即便身上有些修為,也感到有些頂不住。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艦長,要不您去休息休息,我來盯會!敝终f,“這樣下去是扛不住的!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后者搖搖頭,完全沒有起身離開的意思。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我不能休息!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像是在回復,也像是在告訴自己。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助手沉默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他們駕駛的這艘偵察艦,是人類第一種真正意義上的星際飛船。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在他們之中,只有艦長本人是資深航天員。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他們這支臨時組建成的艦員隊伍,基本上九成以上都是第一次踏入太空,完全沒有相關經驗,如果遭遇突發情況,基本不可能做出很好的應對。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事實上,在這之前,他們之間互不相識。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你也是自愿申請來的吧?”艦長突然問。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呃……是的!敝帚读艘幌,接著點點頭。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是啊,我們都是自愿來的!迸為L忽然嘆了口氣,“那你應該知道,我們能夠活著回去的希望很渺茫,只要能完成偵查任務,其他都也無關緊要,更別說累一點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可……”后者張了張口,想說什么卻沒說出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他心里當然知道這一點。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可誰心里不會存著點希望呢。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兩全其美自然是最好的。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我們一定能贏得這場戰爭的!荒茉谛睦锬矶\。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說起來,我聽說你是符文人才,有遠大前程,為什么想到申請來偵查艦隊呢?”艦長突然好奇問。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我嗎?”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助手回過神來,聽到這個問題后,一下子仿佛陷入了某種回憶中。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我出生在一個普通家庭,父母也都是普通人,他們開了一家餐館,每天都要忙到很晚。在上學期間,是為了供我讀書,在我工作之后是為了能給我攢錢買房子、結婚、生孩子,在我的孩子出生后,他們還想著多掙點錢讓我少點負擔……”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他說到這里,雙眼中漸漸彌漫上了一層水霧。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他們一輩子操勞,家里的條件也漸漸好起來了,特別是在我工作之后,因為在符文上有些天賦,就想著讓他們把店關了,好好享受生活……這是他們應該得到的!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說到這里,他的聲音突然低沉起來,“可是,入侵毫無征兆的的發生了,他們只是和往常一樣走在馬路上散步啊,為什么?”原本看起來斯斯文文的助手,此時仿佛受傷的獅子,牙齒緊咬,聲音中帶著嘶吼,“那些人高高在上,在我們的家園肆無忌憚的破壞、殺戮,或許只是隨手一擊,卻讓我與至愛的父母生死相離!”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他們真該死!”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助手咬著牙,一字一頓道,“不是為了別人,只是想用我這有用之軀,為殺死他們盡一份力!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原來是這樣。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艦長心中默默嘆息。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誰都不知道,意外和明天哪一個會先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命運真的很無常。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就像是人類,前一刻還是這顆星球的主宰,后一刻,卻面臨著亡族滅種的危機。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可你不覺得,在研究員里,才能發揮出更大的作用嗎?”艦長奇怪問。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有些事情,總得有人去做不是么!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艦長沉默了一會,終于沒再說什么。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他想到了自己。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是啊,有些事情,就算是送死,也總得有人去做。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否則地球的未來就真的看不到希望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好在,人類之中,無論在什么時候,總有那么一群人站出來,舍生忘死。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一時間,主控室安靜了下來,只能聽到輕微的儀器運轉聲音。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說起來,安轉在偵察艦上的探測儀器,并非人類最高的科技成果,而是才研發出來沒多久的符文探測器。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當初曾有人建議,安裝一些類似于光電望遠鏡、超遠程雷達之類的設備,可稍稍一想就知道,完全不可行。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如今人類面對的敵人,并非單純走的是科技流,而是符文為主,科技為輔的發展路線。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若是對方的戰艦具備符文隱身的能力,那些科技探測的方法或許毫無用處,那樣的話,對一艘偵察艦來說,完全是個災難。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想想,當自己的艦船摸到對方附近時,卻還沒發現對方的存在,后果會怎么樣?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逃都沒法逃。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就像是以前的隱身戰機,普通雷達完全發現不了,就算飛在面前,雷達都無法鎖定,只能被動挨打。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當然,他們并不知道,這符文探測器,并非地球方面獨自研發出來的,而是在來自仙河領技術委員會的產品,探測距離和質量還是很可觀的。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否則,如果一艘偵察艦連最重要的眼睛都不行,就沒有偵查的必要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偵察艦速度并不快,花了十幾天時間,才慢悠悠的飛到土星附近。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這里接近外太陽系,光線變得極為暗淡,遠處的火球看起來并不能帶來充分的光和熱,如同一只隨時會熄滅蠟燭。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周圍的星空環境也比較復雜,土星大大小小的衛星有八十多個,更別說還有由無數碎石構成的土星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或許在地球上看,土星環薄如一張紙,可到了近前才知道,這只環,極為‘厚實’。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只是越往中間碎石分布越多,越往外碎石分布越少。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看看土星環吧,這或許是人類第一次近距離觀看它吧,只是,拉近看就沒那么美了!卑肷魏,兩人也被外面的土星環所吸引,艦長首先打破沉默道,“就是不知道,以后還會不會有機會看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他搖搖頭,正準備收回目光,整艘偵察艦突然警鈴大作。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主控室里,那張顯示著探測畫面的屏幕上,一個鮮艷的紅點正在極速靠近。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敵襲!”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艦長立刻意識到,在自己還沒發現對方前,己方已經暴露在對方眼中了。并且,對方還直接追了上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雖然早就預料過這樣場景,可當真正到來時,所有人都有種深深的無力感。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在其他人還在處于驚駭中時,艦長迅速穩定心神,沉著發布命令。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通訊室,向地球報告位置!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探測室,確定對方數量,速度!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我們,全速前進,沖進土星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http://www.cwenah.tw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翻下頁        加入書簽        返回首頁

福彩北京快乐8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