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九十章 大師之名,超難任務

    吳理雖然可以打出相當于自身體重4倍的重拳,但這必須是他調整好后再發力才行,在擂臺上顯然是不會有這種機會的,因為在擂臺上出拳慢了0。5秒都有可能打不中對手,更別提你還要花幾秒鐘去調整姿勢,別說出手打人,被人當成木樁打都有可能。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除非雙方實力差很多,那才有機會用這種重拳,然而當雙方實力差很多的時候,其實用不用重拳都無所謂了,怎么打都行。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這就好像一個籃球運動員平時在場下練習三分投籃的時候,他可以擁有90%的命中率,然而當他在場上比賽時,在運動中接球投籃,而且身前有人防守干擾,他的命中率就驟降到20%都不到,甚至還有可能因為出手太慢而被人帽掉。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大師級的境界對吳理來說,就相當于一個籃球運動員在比賽場上面對防守人員可以快速出手投籃,還能保持極高的三分球命中率。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吳理整理完形意拳入門和進階的教程,自身對形意拳各路流派都更加了解了,可以說他已經將精通級的形意拳練到了最巔峰,距離大師級只差一步。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使用大師級體驗卡后,吳理腦海中會自然涌現出形意拳各種勁力的使用方式,身體也會自然而然地擁有對全身筋骨的控制力,但是這些都是系統給予的,吳理自身還沒有完全掌握。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所謂熟能生巧,武術的境界并不像小宇宙爆發,不是突然悟了,就會實力暴漲;就算懂勁了,明白該怎么打,也還需要一段時間的練習,讓身體產生記憶,熟練勁力的用法。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所以說,突破是一個過程,而不是一瞬間的事。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吳理已經明白了勁力的大致用法,但是對一些細微處的控制和變化,還需要慢慢摸索,等到他將所有的細節都掌握了,并且能夠熟練運用勁力了,這才算真正突破到了大師級。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這一過程是水磨的功夫,根據個人天賦的不同,或許需要幾個月,或許需要一兩年。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不過現在吳理決定使用大師級體驗卡來加速這一過程,就好像一道數學難題擺在他面前,他使用大師級體驗卡,就是直接擁有了最終的答案和推導的公式,他要做的就是利用這個答案和公式,一步一步反推回去,弄明白所有的步驟和細節。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吳理每用完一張體驗卡,就會抓緊時間感悟,反復嘗試和摸索,尋找問題,爭取在使用下一張體驗卡時能解決這些問題,使自己有明顯的進步。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所以十八張體驗卡,吳理幾乎是隔一天才使用一張,十八天過去后,體驗卡全部用完,吳理也差不多快要‘推導’完畢了。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第三十天,進階級考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通過三十天的練習和對戰,35位教練已經能夠做到熟練使用形意拳和別人對戰,用系統的說法這就算達到熟練級了。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別看這些人一共只用了38天就達到形意拳的熟練級,感覺似乎很容易。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首先這些人的體能和身體素質都是經過專業訓練了,他們有能力直接去做那些高難度的發力動作,光是這一點,普通人就比不了,普通人想要擁有他們的身體素質,至少也要每天保持高強度訓練三到五年的時間才有可能。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其次,這些教練每天上課練習8個小時,下課后還會自己加練2個小時甚至3個小時,算下來每天練習時長超過10個小時,普通人練拳每天能有2個小時就不錯了,算下來也要練大半年才能有他們現在的熟練度。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所以38天達到熟練級,對于這些曾經的專業搏擊運動員來說并不算什么夸張的事,畢竟這其中還有吳理這位準大師一直在悉心指導,讓所有人少走了不少彎路。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和吳理之前說好的一樣,考核內容就是使用形意拳和吳理交手,能堅持三分鐘不被擊倒就算通過。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吳理和一名教練都戴著護具站在場中,其余人圍成一個圈觀戰。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勝負肯定是沒有懸念的,經過這一個多月的相處和學習,所有教練都真切感受到了吳理在形意拳上的造詣之高。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還是那句話,只有當你真正深入一個領域去了解和學習了,你才會知道自己和這個領域的強者差距到底有多大,所以在場的35個人沒有一個奢望自己能用形意打敗吳理,都只求能在吳理手上堅持3分鐘。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然而今天吳理這個老板似乎是鐵了心要扣大家的錢,上場的教練沒一個過關的。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要么被吳理一記崩拳直接崩飛出去,要么被吳理一記劈拳打得僵在原地,然后被擊倒;要么被吳理一記炮拳打得全身發麻,然后被擊倒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別說三分鐘,上場的教練們連三秒鐘都沒堅持下來,感覺就像是大人在打小孩,完全沒有還手之力。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什么嘛,耍賴!”一位女教練被擊倒后委屈地看著吳理,眼眶發紅,不知道是因為被打痛了,還是因為心痛即將被扣掉的錢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許川是最后一個上場的,因為他練得最好,眾人對他寄予的希望最高。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這個希望都已經不是希望許川能堅持三分鐘了,而是希望他能打破三秒就倒的尷尬記錄。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許川面對吳理,表情沉穩,看不出絲毫的緊張,要知道在他之前已經有34個人被秒殺了。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開始!”劉遠博在一旁充當裁判喊開始和計時。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他其實也有些緊張,覺得吳理是不是出手太狠了,為了不打擊眾人的積極性,他決定一會兒找吳理商量一下,看能不能不扣這些教練的錢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場上,許川主動攻向吳理,一記進步崩拳打向吳理的面門。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吳理雙手向前一架,如鐵鎖橫江,將許川這一下的崩拳勁盡數攔下,自己絲毫不受影響,緊接著吳理向前半步,同樣發崩拳,半步崩!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吳理一舉一動速度都快得驚人,所以之前那些教練們全都來不及反應就被打中,而許川不愧是眾人中練得最好的一個,還能下意識地打出速度最快的鉆拳擊向吳理的手臂,試圖打亂吳理的拳架。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然而許川的拳頭剛碰上吳理的手臂,整個人就覺得身體一輕,一下被擊飛出去,倒在地上。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許川捂著有護具遮擋的肚子,有些懵,他本以為自己練得最好,怎么也應該堅持更久一點,沒想到竟然和大家一樣,甚至更快倒下。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圍觀的眾人也紛紛發出嘆息,沒想到許川在吳sir面前也如此不堪一擊,現場一片沉默。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師父,你看”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劉遠博正打算上前說點什么,卻見吳理突然自己動了起來。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鉆、劈、崩、橫、炮!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五行拳勁被吳理一一打出,空氣不斷炸響。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到最后,吳理的動作越來越快,越來越連貫,在場眾人幾乎已經看不清他打的到底是什么拳,似乎是鉆拳,似乎又是炮拳;看起來像是劈拳,但感覺又像橫拳……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三分鐘后,吳理的動作又開始變慢,越來越慢,到最后幾乎和公園里老大爺打得太極拳一樣慢悠悠。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這下所有人都看不懂吳理在打什么了,不過沒人敢開口打斷他,隱約都感覺到對方似乎到了某個重要的節點。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好半天,吳理才緩緩收起拳架,長長地吐出一口氣。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師父?”劉遠博試探性地問道。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吳理臉上露出喜悅的表情,看著眾人:“大家都算通過考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哇!”眾人歡呼,然后開始鼓掌。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吳sir牛逼!”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是要開始牛逼了!眳抢磬哉Z,他剛才正式突破到形意拳的大師級了。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形意拳突破到大師級,連續任務大師之路第一步,大師之實完成】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獲得稀有技能絕殺之招】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絕殺之招(青銅):可指定某一式殺招,指定后不可更改,該殺招威力提升20%(某一項武術達到大師級,并對其中一式殺招反復專研,練習長達三年可擁有此特效)】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這個絕殺之招在稀有技能兌換列表里并沒有,估計這就是連續任務和臨時任務的區別。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吳理對于這個獎勵還是很滿意的,形意拳的殺招之多,特別是兩形合擊的殺招,比如龍蛇合擊,熊鷹合擊,每一式都需要專研很久,這個技能相當于幫吳理節約了三年的時間。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連續任務大師之路第二步:大師之名】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擁有了大師的實力,還需要擁有大師的名氣,在圈內獲得認可】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獲得十位不同傳統武術大師級武者的認可,當前完成度0/10】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臥槽”吳理看到這個任務,整個人都不好了。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現在傳武的傳承在國內斷絕得都快差不多了,真正還保留著真傳的沒幾個,更別提將一門拳術練到大師級的武者,更是鳳毛麟角,而這任務竟然讓他找十個!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找齊十個已經夠難了,而更難的是還要獲得這些人的認可。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吳理估計現在還在世的大師級武者,多半都是一些老人,年輕時候到達過大師級,年紀大了以后,戰力自然也就下去了,所以要獲得他們的認可,肯定不是打敗他們那么簡單,因為人家已經不在巔峰,贏了也是勝之不武。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吳理有些無奈,國內如果找不齊,或許還要去國外找。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哎,腦殼痛”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既然所有教練都通過了進階考核,吳理和劉遠博也打算安排這些人去各個分店了。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現在已經是3月7號,兩人準備3月18號正式開店,趁著這段時間也要準備和宣傳。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吳理當天就坐飛機回了楚華市,學校開課了,楚華市的分店也裝修好了,所以他得回去看看。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剛到楚華市沒多久,吳理就接到了洪文波的電話,邀請他一起吃個飯。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晚上7點,兩人約在了一家中餐館,在包房里見面了。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小吳,來,坐!焙槲牟鎺θ莸卣泻魠抢碜。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兩人寒暄了幾句,吳理直接給自己倒了一小杯白酒,拿起酒杯對洪文波道:“洪隊長,之前的事多虧了你的照顧,我敬你一杯!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洪文波也拿起酒杯,“誒,別叫洪隊長,我年齡大你一輪,不嫌棄的話,就叫洪叔叔!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好,洪叔叔,我敬你!眳抢韽纳迫缌。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哈哈,來!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兩人喝了一杯酒。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洪文波:“其實我年輕的時候在部隊里當過偵察兵,那個時候教我們格斗的教官看我有點天賦,就私下里給我開小灶!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我那個教官也是個傳武高手,教了我很多實用的散手,其中就有形意拳的招式,所以當初你一打六的時候我就看出你練的是形意!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吳理點點頭,同時動了心思,要說現在國內還有哪個地方的傳武高手最多,那肯定就是在部隊了,有沒有可能讓洪文波幫忙引見一下?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洪文波喝了口酒,繼續說道:“我后來退伍去當刑警,參加過幾次很兇險的任務!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有一次在搜查的時候,一名歹徒突然沖出來拿著匕首要刺我!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洪文波說著,反握著筷子做了一個從上往下刺的動作。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我當時也嚇了一跳,下意識用出一式虎抱頭,不過沒有你厲害,還是被他一刀捅在手臂上!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洪文波擼起袖子,露出左臂上的一道疤痕,“吶,就是這兒,被一刀捅進來,不過我也一下抓破了他的臉,抓傷了他的眼睛,這才趁機把他制服!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吳理連連點頭,又陪著洪文波喝了一杯。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說起來,如果不是當初那位教官教了我那么多,這些年執行任務,我可能早就犧牲了,所以我一直都很感激他?匆娔,我就想起了我的教官!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吳理點點頭,明白為什么洪文波會特別照顧自己了。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其實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師父把該教的教完了,最后還是要靠自己苦練,洪叔叔你能有那樣的身手,肯定也是一直在堅持練習和專研!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哈哈哈,說得好!焙槲牟勓源笮,別人如果這樣說,他不會有什么感覺,只當別人在拍馬屁,然而吳理這樣的高手說出來,那真是說到了他的心坎里。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不過很快他又嘆氣道:“可惜了,功夫是三天不練手生,要是歇個一年半載,那就基本廢了。我這些年公務纏身,就算有心堅持練習,身手也大不如前了,不然肯定要和你切磋切磋,哈哈哈!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吳理也跟著笑了起來,兩人又喝了一杯。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小吳,你自己在開武館對吧?”洪文波突然問道。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吳理精神一振,知道正事來了,點點頭:“對!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洪文波:“規模挺大?”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吳理:“目前準備開8家店!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洪文波感慨:“后生可畏!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是這樣,這次找你,其實也想請你幫個忙!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洪叔叔,你說!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風臨集團知道嗎?”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聽說過!眳抢睃c頭。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洪文波說道:“這是一家房地產企業,別看它名聲不響,但其實是真正的巨無霸,國內一二三線城市都有風臨集團的樓盤和商區!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近些年風臨集團開始往國外發展,最近和新加坡余氏集團發生了點沖突,雙方都看中了一個項目!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吳理有些疑惑地看著洪文波,不明白對方跟自己說這些干嘛。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洪文波看著吳理:“新加坡那邊很流行打拳賽,許多大集團之間的糾紛,有時候會通過拳賽來解決。你也知道,雙方都是巨無霸,如果通過燒錢的方式來爭奪市場,其實對雙方都不利!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吳理點點頭,回想起當初杭州馬和深圳馬出手搶奪外賣市場,那真是每天燒好幾個億,到最后兩邊都有些受不了了,但誰也不愿意先喊停。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如果風臨集團和新加坡余氏面臨的是類似的情況,能用一場拳賽來解決,確實比雙方互相燒錢劃算。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吳理:“洪叔叔,你想推薦我去打?”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洪文波點頭:“對!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接近5000字的大章,其實可以拆成兩章,不過感覺剛好寫到第90章上架挺好的,就不拆了。明天上架,大家可以看看上架感言,有后續劇情的介紹和加更的信息。)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http://www.cwenah.tw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翻下頁        加入書簽        返回首頁

福彩北京快乐8正规吗